收魂照相館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
  • 来源:性视频免在线观看视频_性视频网站免费_性视频线免费观看视频

【收魂館】

  這幾天,趙海覺得鄰居吳鎮東有點兒反常。他沒事兒就到鎮子邊轉悠,遠遠地看著太北照相館發呆。趙海心裡嘀咕,平時,人人都躲著照相館走,這老爺子為什麼像是惦記上瞭那兒?

  說起太北照相館,可是大有來歷。柳傢堡位於滇南,雖是個偏僻鎮子,卻有幾百年歷史。當地,有不少在外人看來頗為怪異的風俗。太北照相館,就是其一。當地人不叫它照相館,而是叫它收魂館。因為,太北照相館從不給活人照相,隻給死人留影。而攝影師也是祖傳的,現在,傳到瞭老曾這一輩,已經是第四代。據說,老曾的曾曾祖留洋回來,帶回瞭收魂機”──照相機。在這之前當地死瞭人,放到祭臺上燒之前,要由巫師收起魂魄一並燒掉。而老曾的曾曾祖回鄉之後,巫師認定這照相機就是收魂機,要他繼承自己衣缽,幫死人收魂。索性,曾傢便開瞭太北照相館,專門將死人的魂兒收進照片,再和死者一並燒掉。這比作法召魂、呼喚鬼衣神馬、鑼鼓喧天地折騰不知便利多少倍!

  因為是替死人收魂兒的地方,所以遠遠看去總有一股陰森之氣,尤其是夜晚,慘淡的月光下,那照相館就像彌漫著一層霧氣的墳。不管白天晚上,大傢避諱些,總繞著走。可這吳鎮東身子骨還硬朗,怎麼對收魂館有瞭興趣?

  不過,沒過幾天,趙海便解開瞭心裡的疑團。原來,吳鎮東的心裡在盤算著兒子!吳鎮東絕對是個心地厚道的老實人,偏偏兒子吳曉成不成器。說起來,這吳曉成簡直就是個小流氓,騎著個改裝的摩托車,跟著一群不三不四的人,整夜去荒郊野外除瞭飆車就是做些偷雞摸狗的事。有好幾次,吳曉成摔得鼻青臉腫地回來,氣得吳鎮東拿著棍子滿院子追著揍他。吳曉東不敢跟父親動手,隻好跑到鄰居趙海叔傢避禍。

  趙海隻有從中調停,調停的結果是吳曉成順利地從老爹手裡摳走錢,順便搬走兩箱好酒。吳鎮東悶悶地抽著煙,對趙海說:這個逆子,遲早有一天得把我氣死!不行,我得想個法子,好好收拾收拾他!

  起初,趙海以為吳鎮東不過是說說氣話。可想不到,吳鎮東接連走瞭幾趟收魂館之後,竟動瞭真格的。吳曉東22歲生日那天,吳鎮東從飯店叫瞭幾個精致小菜,又拿瞭兩瓶好酒,差人叫瞭兒子回傢。父子倆坐在桌前,吳曉成讓都不讓父親,就大吃大嚼起來,整整一瓶白酒落肚,很快就醉得不省人事瞭。

  吳鎮東悄悄來找趙海,讓他幫著自己把兒子架上板車。趙海詫異,問吳鎮東把兒子拉到哪兒?吳鎮東笑瞭一下,那笑容頗為詭異:收魂館。

  趙海一下子愣住瞭。吳曉成分明還活著,拉去收魂館幹什麼?吳鎮東恨恨地說:這個逆子,我已經徹底死瞭心,留著他,就是個禍害!

  這話怎麼說?哪有咒親兒子死的?莫非,曉成走白道瞭?趙海關切地問。

  柳傢堡因為毗鄰緬甸,常常有毒販子出沒。很多年輕人染上毒癮後便鋌而走險,以販養毒。吳鎮東擺擺手,咬牙切齒地說:跟趙老弟實說瞭吧,他走沒走白道我不清楚,可我懷疑前陣子那起糟蹋人的案子,跟這個逆子有關!那晚我見過他,衣服上有血,我問他出瞭什麼事?他死活都不說。第二天,那女孩子就被發現瞭。

  趙海愕然。一個多月前,一個外地來寫生的女孩被糟蹋之後殺死在半山腰。這竟然會跟吳曉成有關?!趙海忍不住連聲嘆息。吳曉成小時候那是多好的孩子,有禮貌,對人也知冷知熱,曾經還想過當警察呢。怎麼大瞭就像換瞭個人?

  我下不瞭手,讓老天先收瞭他的魂去!吳鎮東恨恨地說。

  那天晚上,在吳鎮東的央求下,趙海隻得幫他把板車拉到瞭收魂館。趙海本來打算一路多勸勸吳鎮東的,可這老爺子像是吃瞭秤砣鐵瞭心,根本不聽勸。

  來到太北照相館跟前,趙海不敢往裡走。淒清的月光下,那扇黑色的大木門像是地獄之門,而裡面幽暗的燈光宛如鬼火一般,令人畏懼。吳鎮東道過謝,上前用力推開大門,將車拉瞭進去。趙海轉身就往回走。離這收魂館近瞭,身上莫名的就感覺到一股陰寒之氣,還是離得遠遠的才好。

  【老曾的法術】

  一連三天,趙海每晚都幫吳鎮東把爛醉的吳曉成架到平板車上,然後拉到收魂館。他曾問過吳鎮東:老曾怎麼說?這法子有效嗎?

  吳鎮東卻隻是從鼻子裡哼瞭一聲,說:收魂館集瞭上百年的陰氣,活人隨便在那兒照張相都得損壽十年。這樣的兒子,壽全損瞭,我就凈心瞭。

  看著老爺子決絕的神情,趙海默然。三天後,吳鎮東放走瞭兒子。他對趙海說:從此以後,我們就再沒有父子情分!

  趙海想勸,卻不知該說些什麼。其實,在柳傢堡還有另外一個說法,一個被收走魂魄的人,是最容易被擺佈的。吳鎮東隻想著要兒子減壽,卻沒想過,吳曉成萬一成瞭別人手中的棋子又該如何?不過,既然吳鎮東都不想認這個兒子,當然更不會理會他以後的死法。

  趙海一邊胡思亂想,一邊獨自坐在院子裡吸煙。這時,門吱呀一聲被人推開瞭。趙海抬起頭看,不禁吃瞭一驚,竟然是太北照相館的老曾。說心裡話,趙海最不喜歡看到老曾。誰傢死瞭人,才去招老曾,他主動來,有點兒晦氣。而且,多日不見老曾,看上去他臉色青白,很是難看。趙海隨手丟給他一根煙,問老曾有啥事?老曾吐出幾口煙霧,這才開口說話。

  你得想法勸勸吳老哥。他八成是氣瘋瞭,竟然拉著醉鬼兒子,三次到我的照相館。起初,我怎麼也不肯拍。從我祖爺爺開始,這照相館啥時候拍過活人?可吳老哥的話,我又怎麼能不聽?這件事,我左思右想,也不知道該找誰討個主意。再拍下去,那娃就真的毀瞭,沒瞭魂兒,跟個木偶有啥區別?老曾緩緩地說。

  趙海手裡的煙灰掉到瞭地上。他知道,老曾這話是真心實意,老曾和吳鎮東,那是過命的交情。太北照相館在文革時被砸,到瞭1985年,老曾想重建祖上的照相館。當時他沒錢,借瞭三萬塊高利貸。可照相館隻是小本生意,又逢太平盛世,誰傢老死人?三年後,追債的拿著砍刀上瞭門。老曾要麼還命,要麼還錢。當時,是吳鎮東拿瞭六萬塊出來,幫老曾還上瞭高利貸。二十多年前,那可是吳鎮東全部的財產。這事,老曾會記一輩子。

  老吳也是氣昏瞭頭,趙海說,這父子倆的情分,恐怕是斷瞭。也好,與其被氣死,不如先把兒子趕出傢,以後怎樣全靠他的造化。

  老曾看瞭趙海半晌,嘴裡喃喃著:最好別被人擺佈。那麼聰明的孩子,做好事能做成大善人,要是做壞事,一定會做成大惡人。

  趙海聽瞭,不知不覺點點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