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伴七年的鬼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9
  • 来源:性视频免在线观看视频_性视频网站免费_性视频线免费观看视频

       帥鵬跟老婆小張結婚已經七年瞭,七年之癢的日子體現淋漓盡致,每一天都毫無新意。帥鵬也想改變目前的狀況,給生活多一點激情,多一點活力。但是老婆小張卻似乎一直沉浸在這平平淡淡的生活當中。

  剛結婚的時候,帥鵬隻是一個小小的銷售員,沒房沒車。但是妻子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旁,不離不棄。

  帥鵬很感動小張為自己付出的一切,所以在這七年自己風生水起的日子當中,也不曾有一次背叛過自己的傢庭。

  今天,帥鵬還沒下班就給老婆打電話:老婆,今天是我們結婚紀念日,我們一起去外面吃點吧。

  妻子小張很是高興:好啊!

  帥鵬。這份文件簽一下。一道靚麗的身影開門走瞭進來。臉上略施粉黛,十分漂亮。帥鵬看著眼前這女孩,心中有些無奈,她是董事長的女兒,第一次見到自己的時候就十分大膽地宣稱喜歡自己。董事長對此似乎也是抱有贊成態度,帥鵬不好強硬拒絕,隻是一直強調自己是已婚男人。

  誰知,第二天自己的秘書就被換瞭,董事長的女兒俏生生站在瞭自己的面前:我叫徐瑩,哈佛畢業,當你秘書還是綽綽有餘的吧。說完笑嘻嘻地看著自己。

  帥鵬簽瞭名字,簽字的過程中,帥鵬能感受到徐瑩的目光一直停在自己的臉上,哪怕商業上久經戰場的帥鵬臉上也是火辣辣的。簽完字,徐瑩就帶著文件笑嘻嘻地走瞭。

  下班,帥鵬收拾一下準備走瞭,但是徐瑩卻擋在自己的面前:帥鵬,一起吃個飯吧?帥鵬看著她,面露苦笑:徐瑩,今天是我跟老婆的結婚紀念日。而且,你這麼優秀,為什麼一定要找我呢?

  徐瑩咬瞭咬嘴唇:這樣啊。那你先去吧。我去酒吧喝酒去瞭。說完轉身就走瞭。

  帥鵬皺著眉頭看著她的背影,似乎沒有想到今天的她這麼好說話。難道她放棄瞭?帥鵬心中突然湧起一陣說不清的感覺,似乎有點解脫,又有點失望。

  貪得無厭啊。帥鵬自嘲地笑笑,開車來到瞭跟老婆約定好的地方。

  一傢著名的意大利餐廳窗口的位置,帥鵬找到瞭自己妻子的身影。快步走過去,皺著眉頭看著妻子身上的衣服: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,你就不能穿件好看的?這一件還是幾年前的衣服吧?

  小張的表情有點委屈,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。

  帥鵬搖瞭搖頭,語氣緩瞭下來:你喜歡就好吧。自己妻子的性格還是如同以前一樣,勤儉持傢,能將就穿的衣服就一直穿著。想著待會還是帶著妻子去外面買幾件新衣服好瞭。

  時間過得很快。吃完飯,妻子一直很開心地笑著。帥鵬看著眼前這陪伴瞭自己七年的女人,心中滿是感動。不知什麼時候開始,妻子的臉便沒有瞭以前的光澤,變得黯淡。歲月奪走瞭眼前女人一切華麗的東西。妻子也不懂裝扮。雖然自己一直都不介意,但是每當同事或下屬要去自己傢裡拜訪的時候,自己都是拒絕的。或許潛意識,自己還是不願意別人看見自己老婆居然如此平凡的緣故吧。

  外表越華麗,自己就越需要遮掩那平凡的她。

  準備載著妻子回傢瞭,這時候手機突然響瞭起來。帥鵬拿起一看,是徐瑩。

  喂?帥鵬接起電話,聽著電話那頭震耳欲聾的音樂聲,帥鵬皺瞭皺眉頭。

  帥鵬嗎?徐瑩的聲音很大,似乎在對著電話嘶吼著:來陪我喝酒吧,她們都回去瞭,就剩我一個瞭。

  帥鵬皺著眉頭,看瞭眼妻子,又思考瞭一下。還是放心不下一個人的徐瑩,她的醉意似乎都透過電話傳遞瞭過來。

  老婆,你先回去吧。我有個同事喝醉瞭,我去送她回傢。

  小張點點頭,並未多說就回去瞭。

  帥鵬找到瞭在酒吧的徐瑩,一個人坐在吧臺處,神情落寞。

  怎麼瞭?帥鵬還是第一次看見徐瑩這種模樣,有些擔心。

  沒什麼?徐瑩看見帥鵬,似乎有些開心,又有些無奈地樣子。你老婆真的那麼好?到現在你都不肯接受我?

  帥鵬不知如何回答,隻是沉默著。

  好吧。跟我喝幾杯,以後我就不纏著你瞭。徐瑩眼中淚水凝聚,看著帥鵬。

  帥鵬端起面前的酒杯,也不說話,一飲而盡。

  酒過三巡,帥鵬已有幾分醉意,徐瑩已經趴在桌子上瞭。帥鵬扶著徐瑩打瞭車,卻不知她傢住何處,隻能在附近酒店開瞭房間。

  方間裡,剛準備走的帥鵬卻被徐瑩拉住瞭手:別走。

  帥鵬融化在瞭徐瑩那火熱的眼神當中。

  翌日,帥鵬拍瞭拍宿醉引起的疼痛的腦袋,身邊的人已經走瞭。想到傢中的妻子,帥鵬一臉懊悔。

  回到傢中,妻子的身影卻一直沒有出現。老婆?帥鵬找瞭所有的房間。卻依舊找不到。

  突然,帥鵬看見瞭桌子上的一張紙條。

  帥鵬,停瞭如此之久,我也該走瞭。以前一直擔心沒人照顧你,所以我陪著你。現在,也應該換一個人來照顧你瞭。

  字跡從紙條上慢慢消失,又緩緩出現:那個女孩挺好的,要好好珍惜。別瞭,帥鵬

  紙條從一端突然燒瞭起來,帥鵬隻是呆呆地看著上面的字,記憶湧來。

  那一年,妻子出瞭車禍,醫生從手術室出來:對不起,我們盡力瞭。說完就走瞭。淚水充斥著自己的眼眶,剛要哭出聲的帥鵬卻被人牽住瞭自己的手。轉身一看,妻子笑吟吟的看著自己。

  原來,那個時候,你就已經走瞭麼?

  紙條燒完,隻留下帥鵬手中的一角,帥鵬將那一角小心放到胸口的口袋中,就像第一次跟妻子說話那般小心翼翼。

  上班的時候帥鵬見到瞭滿臉幸福的徐瑩,走過去,在眾多同事驚訝的目光中牽住瞭徐瑩的手:我一直不懂得照顧自己,你願意照顧我麼?

  徐瑩眼眶中滿是甜蜜的淚水,看著帥鵬,認真地點瞭點頭。